读书立品为要

读书立品为要

陈银健 

来源:2022年05月13日08:38
文字缩放:

在江苏省高邮市,清代出了一个声望显赫的王氏家族,四代进士、四代为官、两代尚书。王氏家族治学严谨,治家甚严,勤廉家风为当地百姓所敬仰。

王氏纪念馆墙壁上,“戬�Y”二字引人注目。“戬�Y”(jiǎn gǔ)出自《诗经》,“戬”,尽也;“�Y”,善也。意思是尽善、至善,多做利国利民的好事。我们不妨就王氏家族王安国、王念孙、王引之祖孙三代来了解王氏家族的家风。

王氏家族最先仕至高位的是王安国,王安国为雍正年间进士,曾担任兵部尚书、礼部尚书、吏部尚书等职。他主政时,有一个习惯,就是每日必讲“读书立品为要”,奖罚分明,用人公正、公平,唯才是举。

王安国之父王曾禄秉承先辈遗教,督促王安国居官以爱民为重。据《高邮王氏遗书》记载,王曾禄临终前对王安国说,“我死之后,只有祖上传下来的遗著以及简朴的生活方式、崇尚自然的真趣留给后人。希望你们不要失去这样的传统,如果混杂那些社会流俗气习,就不是我家子孙!”

王安国当了尚书后,位高权重,但吃的穿的用的和过去一样,没有任何改变。工作之余,如学生一样孜孜苦学;他中年丧偶,但不畜媵。

王安国在翰林院编修任上时,曾因为家贫奉养父母不周而惆怅,其母在家信中说:只要他尽心职守,父母就十分满意。至于改善家人生活,则不必挂怀。好比一户人家有两子,其一不过量力而行,以粗茶淡饭赡养父母;其一每顿都有酒肉,却掺杂毒药以进,试问谁更孝敬呢?假如为了养家而取不义之财,与毒害父母没有区别。王安国在代理广东巡抚期间,死于官署,归葬无资,经广州将军策楞奏闻朝廷,靠官府赙仪才得以扶柩返乡。

王念孙,王安国的儿子。乾隆年间进士,曾任工部主事、山东运河道、直隶永定河道等职。王念孙幼年时母亲去世,其父王安国将他带在身边,一边教他读十三经、《史记》和《资治通鉴》,一边“勖之以忠信,示之以勿欺”,勉励他为人要忠诚守信,要敢于讲真话,教他做人做事的基本准则。王念孙出仕后,王安国对他说:“馈遗一无所受,燕会一无所与,请托不行,苞苴悉绝……”,这些告诫时时规范和约束着王念孙的一言一行。

王念孙主管全国的水利工程兼漕务。一次,他作为钦差大臣,奉旨查勘漕务。当时,钦差出巡一般都要有驿船接送。然而,王念孙却轻舟简从,宁可自己掏盘缠也不愿乘驿船。随从不解地问:“大人,咱们是奉旨查勘漕务,为什么不用驿船呢?乘驿船又快又安全,还不用自己花钱!”王念孙说:“乘驿船最大的弱点是沿途大轰大嗡,我们根本看不到漕务的真实情况。”一些官员为了掩盖问题,千方百计地贿赂王念孙。但王念孙从不为金钱所动,坚持秉公办差。有一次他沿运河查勘到淮安的时候,身上的盘缠快用完了。他对随从说:“我修书一封,你上岸赶到高邮家中找夫人,让她想办法筹集一点。”王夫人吴氏接到信后,二话不说,变卖了自己的一副金镯子,所得银两全部带给王念孙,使他顺利完成了这次查勘任务。

王引之,王安国之孙、王念孙之子。嘉庆年间进士,官至工部尚书。父亲多次对他说,做学问、做人,都要沉得下身静得下心,有自己的真知灼见,不能人云亦云,判断和选择都在自己。

王引之52岁那年,福建发生一起藩司李赓芸自缢案件,朝廷下令让王引之和吏部左侍郎熙昌去复查此案。年逾古稀、早已退休在家潜心著述的王念孙得知此事后立即写信给儿子:“汝当以廉洁自持,公平定案,毋稍瞻循,以仰副委任之重。”王引之和熙昌到福建后,顶住压力,抵制诱惑,不卑不亢,秉公办案,案情终于水落石出,为死者李赓芸恢复了名誉,让贪赃枉法者汪志伊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

王引之总结为官之道是“清、勤、慎”三者,他认为“清”“勤”都是从“慎”而来,故当以“慎”为主。他两任学政,任期满返京,按照当时官场惯例可以接受馈赠,而王引之总是委婉谢绝,说自己眷属不多,靠本分俸禄就足以养家。其出使各省,所至之地拒绝公私款待及赠送礼品,属吏都钦佩其操守清正。

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;积不善之家,必有余殃。高邮王氏良好家风堪称典范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